您當前的位置:学习诈金花技巧 > 管家婆六肖期期準 > 正文

公報》特約記者首次打開中國的西北角

  1. 添加時間:2017-11-13
  2. 文章來源:未知
  3. 添加者:admin
  4. 閱讀次數:

  》預支的部分稿費,以《大公報》旅行記者的名義,從四川成都出發,開始了他著名的中國西北地區考察旅行。

  當時,中國工農紅軍正在進行兩萬五千里長征。由于政府實行,紅軍的情況很少為外界民眾所了解。紅軍北上對整個中國動向的影響,成為范長江當時最關注的中心問題之一。他認為,抗日戰爭全面展開以后,西北地區將成為抗戰的大后方,而荒涼偏僻的西北地區的現狀卻很少為人所知。

  在寧夏中衛縣,范長江走進縣黨部的民眾書報閱覽室,看到的是厚厚的灰塵蒙蓋的幾本舊書,除寧夏、甘肅兩省黨部辦的日報各一份外,只有兩張1年前的《天津大公報》,難怪范長江對中衛發出了“經濟文化,皆無甚可言者”的喟嘆。但他對寧夏平原上發達的水利建設發出了由衷的贊嘆,認為這些水利設施完全合乎科學:“故寧夏渠工,其機微巧妙,直使以科學水利自稱之專門人士,亦不能補驚其完備?!?/p>

  當時的寧夏大地生活著約80萬人,這些人口的祖先主要來自戍邊的軍人,這就使得由國庫支出的邊防軍人的費用大量流入民間,加上寧夏平原的富庶,人口密度在飽和狀態下,使寧夏的社會經濟一度十分繁榮。1926年~1927年,西北軍從寧夏進入甘肅、青海,在寧夏征收各種牲畜、資金,使得寧夏積累的財富遭到掠奪。加上土匪橫行、鴉片泛濫和東方都市的工業品對于當地民間金融的沖擊,寧夏的經濟遭到了嚴重破壞,出現了農民大批逃亡、高利貸橫行、糧食投機行為遍地、稅收負擔重等情形。范長江來到銀川時,正是罌粟開花的季節。見城外農民家家戶戶都在種植罌粟,范長江通過和當地農民交談,了解到罌粟是農民養家糊口的主要經濟作物。

  當他親眼看到當時在省城銀川流傳非常廣的一首民謠“三十萬畝大煙,三十萬桿槍(煙槍)”所描述的真實情況后,范長江在一個個不眠之夜奮筆疾書,每天天一亮,他就早早來到省城電報局,把所采寫的稿件發回《大公報》。在《中國的西北角》里,范長江這樣描述了當時寧夏百姓飽受鴉片之害的境況:“寧夏人口之中,除回族人以外,其不抽鴉片者,實比較占最少部分。婦女之有鴉片嗜好者,更隨地有之。常有有嗜好而受孕之婦女,其胎兒在腹中即中煙毒,脫離母體之嬰兒,往往必須用煙氣噴面之后,始知啼哭!如此再放任下去,將來一般民眾過半皆成骷髏,則一切問題,將致無從說起!”

  青銅峽,是讓范長江看到希望和活力的地方:那里的水渠是井然有序的、田地是阡陌整齊的,根本看不見荒廢的地方。那些在田地里勞作的回民婦女穿著大團花紅色衣褲,帶著面罩,遠遠看上去像新疆的纏頭女子,讓范長江認為這是保持了土耳其人的遺風。

  在寧北第一鎮黃渠橋干凈寬敞的街道和繁盛的商業,這里農民的田地和房屋建筑也是整整齊齊的,田地里的灌水和除草等活計都是用了分的人力,呈現給人們的是一派蓬蓬勃勃的氣象。當時,回漢人民幾乎各居一半,這里的漢民和回民相處得很好。范長江經過采訪后發現回民“自己已經發生了讀漢書的需要,自動送孩子上小學”。當時黃渠橋一帶的回民孩子開學后讀漢書,放假后便到清真寺里去讀《古蘭經》。

  近一個月的時間,他的考察日記陸續在《大公報》上發表,不僅使人們知道了荒僻的西北在抗日戰爭期間的經濟、、文化、教育和風情民俗,也向讀者回答了這些民族地區長期集結的和一些解決的辦法,還報道了日本人覬覦西北的意圖和紅軍長征在這些地區的情況。

  1936年12月12日,爆發了震驚國內外的“西安事變”。范長江憑著一個新聞記者的敏感,預感到中國政局將發生重大變化。

  當他完成了在內蒙古西部和中部的采訪后,1937年1月18日,范長江決定離開綏遠乘飛機進入寧夏。這次,范長江是從空中看寧夏的,首先映入他眼簾的是黃河,和上次離開寧夏時順著黃河而下不同,這次是逆黃河而上。上次的黃河展示給他的是夏天塞上江南的景致,這次卻是一片死寂的感覺,結了冰的黃河沒有一絲生機可言,色彩上也是單調的一抹白。大街上人們的臉上,在他看來是一片愁苦和緊張,仿佛看不到光明。

  由于“西安事變”爆發,胡宗南和關麟征等數十萬大軍屯集在寧夏和甘肅交界處,寧夏成了這批軍隊的后方供應基地。

  當時,寧夏的土地種植鴉片,糧食不多,大戶人家乘機囤積糧食,造成了寧夏的糧食價格飛漲。普通的士兵一個月的收入連吃飯都不夠,底層老百姓的生活更是無法保障。那一年,沒有一場降雪的寧夏,野外一片枯黃,道路上是兩三寸厚的浮土,沿途看到的最普通的交通工具是大輪牛車,輪子的直徑有五六尺,拉車的黃牛卻沒有車輪的半徑高。

  看到劉志丹的參謀長雖然戴著腳鐐、穿著薄棉襖,卻堅定地向他宣傳紅軍的政策;那些20歲左右的紅軍戰士則是在靠著墻,擠作一堆睡覺,以此來對抗塞上的寒冷,他們還一心想著去綏遠打日本人。這讓范長江發出喟嘆:“國不怕貧弱,只怕沒有自己振作和反抗壓迫的決心?!?/p>

  1937年2月14日,范長江回到報社后,他立即找到總經理胡政之,要求次日發他關于西北的報道。胡政之權衡再三,答應了范長江的要求。下午,《大公報》從上海運到南京,報紙在顯著位置登載了范長江連夜趕寫的文章《動蕩中之西北大局》,該文像一枚炮彈,沖破了的,轟動了朝野,人們爭相購閱。

  蔣介石看了范長江的文章,內容與自己上午所作的報告截然相反,勃然大怒,將正在南京的《大公報》總編輯張季鸞狠罵了一通,并命令此后嚴加檢查范長江的文章和私人信件。

  報紙運到延安,看了范長江的這篇文章后,非常高興,親筆致函范長江:“你的文章我們都看到了,深致謝意!”周恩來稱贊他的通訊說:“我們驚異你對我們行動的研究和分析?!?/p>

  1937年11月8日,上海山西路南京飯店舉行了“中國青年新聞記者協會”成立大會,范長江作為協會發起人和惲逸群、王文彬等15人出席了會議,被會議推舉為5名總干事中的一位。2000年,國務院將11月8日這一具有歷史意義的一天確定為中國“記者節”。

上一篇:意大利或60年來首無緣        下一篇:沒有了

最近更新